相关文章

...发出“咯咯”的声音像在哭 漕宝路仪表新村腰斩年逾半百水杉引...

“它们倒下的时候,发出‘咯咯咯’的声音,像是在哭。”近日,漕宝路99弄仪表新村的居民发现,5号楼南侧绿化带和小区门口的水杉树被拦腰截断,树枝也已经被完全“截肢”,只剩下约2层楼高的树桩,惨不忍睹。记者在现场清点了一下,被砍的树木有27棵,其中20棵水杉,7棵香樟。新村居民黄老先生告诉记者,这些水杉树是清明节前物业派人砍下的。他们先用电锯将树枝砍下,然后在树的周围搭围栏固定后,爬扶梯上去用人力把树干砍断;每天砍三四棵,足足砍了一个礼拜。原来这些水杉树的高度相当于七八层的楼房,远远超过了新村内公房的高度。

仪表新村始建于1957年,是位于不远处上海工业自动化仪表研究所分配给职工的住房,所以这里除了小部分附近上班的白领外上海老年居民偏多,他们很多都是看着水杉长大的。今年78岁的黄先生告诉记者,他是1958年第一批公房建成后搬进来的首批居民。当时,第一批种下去的水杉树苗都有一根“窝叉头”的样子,“‘节节细’的一根,长成现在这样实在不容易,他们怎么能说砍就砍,你看那几棵,我是看着它们一点点变高的,现在这样基本已经死了,我对它们有感情,看了心痛。”黄老先生指着5号口南侧最边上的水杉树,边摇头边说,“5号楼是第一批造好的房子,这里的水杉树从1957年到现在少说也有50多年了,再要长成现在这样我这辈子是看不到了。”说话间,黄老先生有些激动,他对记者说,仪表新村是新中国成立后历史比较悠久的居民区,所以新村内有很多参天大树。记者在5号楼北侧看到,7棵香樟树也赤裸裸地矗在那里,据了解,这些香樟树在“截肢”前也有五六层楼那样高。

同意耶?反对耶?一笔糊涂账

到底是谁砍了这些树,为什么要砍?其实砍掉这些树也不是没有原因的,记者找到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5号楼居民。这位有些上年纪的上海阿婆说,他们楼都在南侧晾衣服,前两年就有一些居民反映这些水杉树挡在南侧遮掉了阳光,夏天下雷阵雨的时候如果闪电击中树木会把电流导向5号楼南侧的窗户,要是恰好有人的话会发生意外。但住在5号楼南侧对面楼里的阿婆告诉记者,这些水杉树的枝叶多集中在超出房屋的高度上,并没有全部遮住。并且她对记者抱怨,物业平时也对绿化管理不闻不问,这次他们说砍就砍,现在这片绿化带光秃秃的,实在有碍观瞻。

砍树前,居委会是否征求居民同意?黄老先生和其他居民告诉记者,在这次砍树前他们也曾经收到过一份调查问卷,随后告示栏中就出了砍树通知,可是调查结果他们从未看到。记者找到了对仪表新村负责的万科华尔兹居委,党总支书记刘德仁说,他们并没有乱砍树,而是有居民提出这些树长的太高,树枝太密,影响居民采光,容易滋生虫类,上海的很多居民区都会对辖区内的树木进行修剪。“我们是经过居民投票、业主大会、公示等流程,是通过正当的途径才做出决定的。”记者对刘书记说,“树已经被砍断,大多数居民是同意的?”“反对的居民可能有事不能参加业主大会,也有可能忘记参加。”他说,“这事情已经提了两年了,但一直都没有协调好,这次物业通过了园林所的审批,所以就派人砍下了。”

树木短截无需行政许可

仪表新村的物业是否获得了审批?记者致电了徐汇区绿化和市容管理局绿化属的孙安,孙先生对记者说,“只有移栽需要许可,树木的短截无需行政许可,业务组正在调查是哪个部门批的许可,在法律上没有行政对象。”而对物业砍树的正规流程,孙先生说,“绿化条例规定,对树木的砍伐、短截需要业委会2/3人同意通过,树木属于小区的固有资产,应该有小区自行管理。”据了解,就在仪表新村一墙之隔的11村,2009年的时候对小区内的松树进行了短截,记者在该小区内看到了特有的梯形松树。此外,在上海乃至其他地区的水杉、棕榈、香樟、梧桐等乔木也屡屡遭受酷刑。人类都市的发展与大自然产生矛盾的时候,应该如何取舍,至今仍是个课题。